悠揚神聖的旋律迴盪在煥然一新的大堂中,菲爾梅凱亞學院一樓經過魔女們奮力打掃後,掛上了纖薄繁複的麻織輕幕,僅是步伐帶動的微風就能使這些宛若蜘蛛網般精緻的藝術品飄動起來。

 

表達祝福的花圈、銀器以及各式各樣的飾物緞帶,還有各種活潑的小動物,讓長年來幽暗靜謐的學院建築樣滿了魔女式歡樂文化氣息──全部都是黑色的。

 

寧靜的黑,幽魅的黑,神祕的黑,狂野的黑……種種魔女們喜歡的黑夜象徵物私藏,全部讓熱心的學院生們拿出來裝飾小學姊一生一次的重要婚禮,但由於菲爾梅凱亞學院並沒有洛歌斯那種氣勢磅礡的城堡,風聞而來觀禮的賓客多到必須在戶外搭上野餐帳篷,魔女們也穿上法服或禮服充當服務生。

 

婚禮並不鋪張,但是從現場豐富多樣的布置可以看出濃濃人情味,逆刃本身也穿了件低胸高叉的晚禮服,宛若高雅的黑蝶穿梭於賓客之中。

 

之前被半精靈之名吸引回艾傑利學園的畢業生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精靈婚禮(對象還是魔女),當然又留到了婚禮當天,期間還引發一股各學院的復興潮流,遺憾的是僅有新郎新娘所屬學院和少數蒙獲特權的他院師生能入場觀禮。

 

至於男方學院同儕按照常理近乎全數到齊,這也是咒術學院罕見的團結畫面,許多人都抱著今生最後一次的心情踏入魔女的大本營,而他們不但必須面對巫術學院的固有掠食者群,甚至還有技巧與胃口都更好的畢業生,儘管魔女們都因為日子特殊而釋放善意,許多人心情還是相當緊張。

 

隨著悠揚的鈴聲響起,新娘拖曳著綴滿星月刺繡的漫長黑色婚紗走入大堂,負責幫新人證婚的兩位學院長則坐在由大樓梯改裝的平台上,神情相當莊嚴。

 

花童是小惡魔,非常理所當然的畫面,眾人皆屏氣凝神等待著。

 

諾克琳眼角含著淚珠,手裡拿著捧花,雖然因為契約限制無法干涉婚禮,她盡力變化外形好破壞婚禮的氣氛,這會讓小惡魔好過點。

 

裝備邪惡的外型,增加了黑色羊角和蝙蝠翅膀,還有一條蠍尾,諾克琳在黑毯上詛咒著新郎,同時著迷地看著新娘的纖細背影。

 

一身銀白如晨星的新郎已經站在前方等待許久,以精靈原貌出現的迪亞理烏斯原本是眾所矚目的視線焦點,但是新娘那不屬於凡間的美還是掠奪了眾人的視線,最後見兩人並肩而立,宛若日與夜的結合。

 

「妮絲特爾與迪亞理烏斯。」菲爾梅凱亞的白髮院長看了一眼沉靜的新娘。

 

「今日的典禮為了你們而舉辦,倘若準備好就開始吧!」

 

青年與少女同時舉起左手與右手,兩掌心相對而扣緊,同時隨著魔女院長的宣讀喚醒腳下的魔法陣。

 

「我以律令的守望者身分命令爾等,以靈魂起誓,從今而後不論出身,無論生、老、病、死,兩人須彼此扶持,對這道誓約保持忠誠,在月亮西沉、陽光隱沒的無數日子裡結合,若無異議,則契約成立。」

 

隨著學院長鏗鏘有力的音調結束,現場出現了一根針掉落都清晰可聞的真空寂靜,憑空出現的羊皮紙上浮現以金線自動書寫的妮絲特爾以及迪亞理烏斯全名,並燃燒起黑暗火焰消失了。

 

迪亞理烏斯感覺到交扣的小手有些顫抖,於是更用力地握緊,在神祕的寧靜中,所有人都被巫士的婚禮帶起些許感動。

 

直到有一道怯怯的女聲響起。

 

「請問……」

 

「朵朵,有什麼事嗎?」逆刃熟練地喚出小魔女的名字。

 

「儀式完成了嗎?」

 

「完成了唷!」

 

「那可以接吻了嗎?」小魔女帶著期盼的眼神追問。

 

「……可以啊!」逆刃很豪爽地回答。

 

妮絲特爾像是被閃電劈中的避雷針般顫抖了一下,她為什麼該死地忘記這個很重要的事情,毋寧說是潛意識不願去考慮,那就是自從她和迪亞理烏斯因為考德利克因素「分手」以後,就再也沒有過為了避人耳目的親密行為,後期迪亞理烏斯公開精靈血統後,更是不存有被魔女威脅的困擾,也因此兩人都絲毫沒再想過那些舉動。

 

神經病才會和討厭鬼親熱,不過,如果是字面的意義,今天早晨妮絲特爾的拳頭和迪亞理烏斯的臉頰倒是有過親密接觸。

 

鳥人唰地一聲看過來,妮絲特爾本能一僵。

 

「唷!接吻吧!」

 

「親一個!」

 

出乎意料地,第一道響亮的呼聲反而出自咒術學院的男性院生們,接著很快匯流成喧鬧浪潮,妮絲特爾尷尬地環顧周圍,發現沒人站在自己這邊後,更是感到絕望。

 

太丟臉了,為什麼這些平常高傲耍正經的男人現在和幼稚園男生差不到哪裡去!

 

妮絲特爾當然不知道,這是所有被魔女追獵過的人的怨念,難得有個魔女可以被反撲,人人都想看新郎代表動手好一吐怨氣,女方親友則因為精靈長相十分唯美也是相當積極地起鬨。

 

「快上啊!迪亞理烏斯!」

 

「像個男人主動點!」

 

「我們在等!」

 

「不夠激烈就罰錢吧!」

 

「呀──小學姊好害羞好可愛!」

 

「怎麼辦我沒有相機!」

 

迪亞理烏斯扣住妮絲特爾的肩膀,她則看見他熟悉的認真眼神,危機天線狂亂作響。

 

「像個男人……」迪亞理烏斯口中喃喃自語。

 

「等等,你想做什麼?不可以!你走開!」妮絲特爾警戒退了一步。

 

防線依然節節後退,妮絲特爾咬緊牙關,看著那張俊美無瑕的臉湊近她,不自覺已經爆起了雞皮疙瘩,無論是人類假象的臉,還是精靈的真面目,只要知道內在是迪亞理烏斯那個鳥人,他的行為模式就是讓妮絲特爾感到不爽。

 

「啊!」召喚士忽然看向白髮院長的方向。

 

院長大人說了什麼話嗎?妮絲特爾本能跟著轉頭。

 

腳下一空,瞬間天旋地轉,這熟悉的招式讓妮絲特爾啞口無言,對手以完美無缺的反應跟上行動,讓出左手與左大腿半跪接住新娘,同時放空她的上半身,接著以吻封緘。

 

無論是姿勢、時機、還有以側身擋住大多數好奇眼睛的絕佳角度,都讓眾人不由得鼓掌叫好!

 

柔長的透明髮絲披在妮絲特爾的肩膀以及婚紗上,她只能被動接受精靈的誓約之吻,插畫般的風景讓魔女們非常愉快。

 

這什麼鬼!好大的力氣!只有新娘陷入標本狀態動彈不得。

 

不敢相信……這鳥人居然又暗算她!

 

妮絲特爾在心底尖叫。

 

鼓掌聲滔滔不絕,慶祝儀式成功的盛宴終於在一聲響亮巴掌中展開,由於浪漫氣氛作祟,婚禮當天,成功邀到舞伴的魔女還是相當之多。

 

※※※

 

新婚之夜,少女旖旎夢幻的最終指標,男性願意接受考驗的強大誘餌,對兩個都屬於公眾人物的新人來說,則像好不容易到達沙漠綠洲般,將喧囂吵鬧鎖於門外,在房間裡躺得東倒西歪。

 

實在太累了,累到妮絲特爾無法挪動思考,只能機械式地應酬完師長的祝福與叮嚀,躲到浴室洗掉一身化妝與汗水,直接用巫術閃現到通往迪亞理烏斯房間的石階上,扶著牆壁走回新房。

 

鎖上門後發現迪亞理烏斯早已躺在壁爐前的扶手椅子上閉目休息,妮絲特爾怒火一陣竄燒。

 

由於婚禮在菲爾梅凱亞學院舉行,新婚之夜的舞臺自然歸給洛歌斯學院,只是兩院院生仍在狂歡宴會上,倒有些將白夢堡空出作為新人留在這個世界上最後一晚創造回憶的美意,偌大的城堡此時相當空寂。

 

這大概是最初也是最後,魔女與咒術學院生和樂融融地在一地慶祝的畫面,天一亮他們就要送走各自學院中值得驕傲的畢業生,讓他們跟著大船從運河出海,航向遙遠的旅程。

 

因此兩個新人都被各自友伴留了又留,直到氣氛熱鬧起來,眾人已經不分敵我地聊天攀談或彼此試招,新郎與新娘才找到機會從戰場撤退。

 

妮絲特爾只是沒想到迪亞理烏斯比她還早了不知多久前就解脫而感到不高興!

 

但是她已經覺得手腳都麻痺到無法動彈了,床鋪軟得像泥淖,妮絲特爾恨不得讓就這樣沉下去,結婚什麼的都放給他腐爛吧!她不想管了!

 

有那麼一陣子,穿著睡衣渾身是玫瑰浴精香氣的魔女覺得她已經睡著了,直到放鬆下來的身體感到寒冷,然後是更加冰涼的觸感垂在頸背上,床邊傳來下陷的震動,像是有人躺了下來,並且翻身懸在她上方的感覺。

 

妮絲特爾不必張開眼睛也知道那頭冰涼的長髮屬於哪個生物,一個顫慄後她完全清醒了。

 

從第一次見面起,妮絲特爾就對迪亞理烏斯利用體型和格鬥技陷害她這點懷恨在心,但也由衷體會到這男人的確是比她高大,然而精靈的原形又更強壯了,兩人站在一起,落差簡直就像是大人和小孩!他可以將她完全包覆壓制!

 

等等,這是新婚之夜新娘應該有的思考邏輯嗎?在床上沉思防身術問題?

 

妮絲特爾還未張開眼睛,外表看上去仍在沉睡狀態,但這不影響巫士感知能力,迪亞理烏斯正鬼鬼祟祟在她身上意圖不軌。

 

妮絲特爾猛然張開雙眼,果然看到精靈那漂亮臉孔正對著自己,雙臂撐在她頭側,貌似凝視妮絲特爾有段時間,但不敢輕舉妄動。

 

「你想幹嘛?」少女冷冷地問。

 

月光照在那銀白優美的生物上,捕捉了他完美的體態線條,他的表情是妮絲特爾見慣的冷靜,既沒有迫切的熱情,也看不出衝動的目的,此時迪亞理烏斯非常專注地用眼神鎖著妮絲特爾。

 

「做應該要做的事。」召喚士誠實地說。

 

「你很急嗎?」魔女瞇起眼睛,恍惚間,兩人又看到當初那個陌生的對方,坐在石階上閱讀的青年,和急於求助的少女,當時,誰也不知對方的真實身分。

 

他們都以人類的模樣生活在這座自由而嚴謹的學園裡,各自擁有緊縛著內心的祕密,尋找未來的方向。

 

「不會。」

 

「那我可以先做一件事嗎?」妮絲特爾舉起手掌撐在迪亞理烏斯的胸口說。

 

「什麼?」

 

「給我下去!」

 

頓時伴隨著一股彈力吐出,猝不及防的迪亞理烏斯因此掉到床下,他攀著床邊爬起來,無辜地問:「為什麼?」

 

啪!一條青筋爆出。

 

「理由只有一個,我不想和你做!」

 

那是什麼態度?好像說「來杯咖啡吧!」有沒有搞錯,契約是簽了,但她有說過鳥人可以囂張嗎?

 

妮絲特爾坐起來,順手拉過床單披在身上,多加一層保護也好。

 

「不管別人怎麼捧你,我不習慣你現在的樣子──不,不是說以前的模樣就可以,總而言之,你的臉看起來就是陌生人,而我不習慣和陌生人靠太近!」

 

「噢。」迪亞理烏斯應了一聲,但還是爬回雙人床上,面對警戒地看著他的少女,再度伸手。

 

「啪。」妮絲特爾再度拍掉他意圖亂摸的大手。

 

「習慣就可以了嗎?」迪亞理烏斯沉思數秒,露出向嶄新作業習題挑戰的神情。

 

「那……等我習慣了才能回答你。」妮絲特爾有點結巴地回答。

 

「大概要多久?」迪亞理烏斯立刻想知道實際標準。

 

「我沒有和精靈交往的經驗!」其實是連男人都沒有,因為過去妮絲特爾下意識有點看不起既不努力又比她短命,按照本能渾渾噩噩生活的普通男性,難得有了學園裡的精英份子,她又討厭那些擺架子並且拚命對立魔女的臭男生。

 

她不知道把自己完全交給另一個人時會發生什麼事,毋寧說她害怕這種不設防的感覺,魔女的專業也不容許她如此做。

 

因為她是個膽小鬼,她不想讓人有任何機會傷害自尊。

 

妮絲特爾也知道這樣很不好,所以當那個邪惡巫士以翩翩風度的實業家身分出現時,妮絲特爾在大學姊的鼓勵下,第一次鼓起勇氣去嘗試開放態度,當然,她還來不及陷入就已經造成了今生最大的恥辱,就算是在踏進考德利克的陷阱前,她也從未想過迪亞理烏斯是個好對象。

 

因為實在太容易讓人生氣了,那個白痴鳥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賾流 的頭像
林賾流

風暴荒野

林賾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